•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秀人 app 破解版 ,谁给个四虎的网站啊

    来源:塔城日报

    POST TIME:2020-4-3 02:51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王益敏 “长三角一体化”是当下的热词。安徽省西南部的池州市,在长三角一体化布局下,紧紧抓住契机,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在池州发展的背后,有着庞大“浙江元素”助推。比如,近年来,池州市引进200多家外来企业入驻产业园区,其中一半以上来自浙江,乐于抱团发展的浙企,更是在当地不断扩大规模,创造了经济新引擎。 近日,钱江晚报记者在“长三角一体化”主题走访中,走进这座距杭州350公里、5小时车程的长江南岸小城——池州,探寻同为长三角追梦人,同处长江经济带的浙皖是如何协同奋力奔跑的。 凌晨的池州火车站,外出务工人员越来越少 外出务工者少了,来旅游的人多了 深夜零点多,池州火车站候车室里,还有两三百名旅客等候上车。入口上方的大显示屏上,滚动着k字头班车的发车时间,它们的终点大多为南京、苏州、宁波等长三角地区。 安检处的小陶在火车站工作了六七年时间,趁着刚送完一列班车,她从布袋里拿出一颗碧桃,充当夜宵。池州下辖除了著名的九华山景区,还有唐朝诗人杜牧“带火”的景点——杏花村,当年古人寻酒之处,如今不仅景美、农产特色也越来越多,碧桃就是其中之一。 “三年多前,池州站通了高铁,来这里更便利,游客也多了起来。”小陶说,从池州站出发,沿着长江,西至武汉、东到上海,全程三个多小时,绿皮车(k字头班车)逐渐成了只能在深夜唱戏的配角。 在小陶的印象中,深夜坐绿皮车的,大多是外出务工的池州人,而经济相对发达的江浙地区,成了这些年轻人的首选,“最近一两年,深夜的乘客也越来越少,听说很多人都回来,在家门口找到了工作。” 记者跟着人群上了车次为k1218次的绿皮车,这趟起点为南昌,终点为宁波的绿皮车,晚上8时许发车,到达目的地的时间是次日上午10点半左右。“16节的车厢,拎着大包小包外出务工的人确实少了。”车内,推着四轮售货的明霞对此也是深有感触,“酸辣粉、方便面、泡椒凤爪……以前一趟每样总能卖出百来包,现在总共加起来也卖不到100包。” 纺织厂搬迁一年后产值翻番 张肖四是安徽新春纺织有限公司的一名牵经工,池州人,今年33岁的他在家门口赚到了和外出打工几乎同样的工资。安徽新春总经理叫黄冬良,浙江嘉善人,年近50岁。20多年前,他和同乡合伙在浙江嘉兴、江苏吴江等地开起纺织厂。“三四年前,我们开始寻找新的生产基地。”黄冬良说,最终在一年多前,选择到池州落地。 安徽新春所在的安徽省江南产业集中区距离池州市区大约20公里,车程约半小时,作为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园区从2013年开始兴建,为吸引企业入驻,推出不少优惠政策进行扶持。最近两三年来,在定向招商政策下,大批来自江浙的企业,开始纷纷入驻。 黄冬良说,如今,他们在安徽的新厂开工一年多来,员工已经达到了近400人,相比嘉兴当地发展了一二十年的老厂,规模几乎扩大了一倍,产值也翻了倍。“我们工厂在这里的再次创业,并不是简单搬厂、扩规模,更是结合当地实际情况,进行换地后的产业升级。”黄冬良说,比如引入了一系列更先进的环保设备,如几十万元一台的污水处理器,上百元一台的进口纺织机等。 带着浓浓江南口音的黄冬良说,“现在回流的员工也越来越多,招工相对并不难,而且很大一部分还有过类似工作经验,这些都是很难得的。” 从浙江打工多年的张肖四(左) 黄冬良的纺织厂落地池州后,设备进行了升级改造 物流便捷成最大盈利点 在池州青阳县丁桥镇,有12家生产童车的企业,从平湖整体产业转移而来,并在当地形成完整产业链。当地相关负责人表示,如今,青阳童车产业园,已经成了特色产业,他们主要生产电动童车、滑板车、儿童自行车三种类型,而项目几乎都是从2017年开始,由嘉兴平湖市引进过来的。 记者在产业园区看到,这里生产的儿童版“豪车”,小到一个轮子、方向盘,已经实现了完全自主的产销合一。“目前已经投产的企业有5家,分别为整车三家、配套两家,还有一家做配套注塑、轮子。”当地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9月30日之前,12家企业将陆续全面投产。 搬迁改造后的浙企,除了为当地带来就业、税收之外,自身也得到了扩大和发展。来自宁波的马形山,做的是传感器的生产,到了池州,办了安徽柯力电气制造有限公司。“以前,这里最大的痛点是物流不发达,产品发往全国各地非常慢,对于新技术产品,差个几天就可能落后市场。” 马形山说,如今通过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依托池州的长江航道,物流也发展起来,成本也降下来了,“未来,我们还计划把关于物联网的中小微企业集中起来,打造一个物联网特色产业园。” 由嘉兴引进的“豪华”童车,在池州形成产业链 专家观点: 秦诗立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在升级延伸产业生命周期中 实现跨区域共赢 和所有生命体一样,产业发展也魅力新陈代谢,因消费结构、科研技术、用工成本、环保要求等变化导致部分产业附加值率降低,或因互联网科技与应用革命、重大科技突破、商业模式创新等带来新产业崛起而需要原有产业 “腾笼换鸟”。 实际上,长三角地区经济发展就是一部壮丽的产业新陈代谢演化史,随着地方保护主义藩篱破除带来的市场化资源配置活力释放,浙江纺织服装、精细化工等传统优势产业早已在苏北、皖江等地区发生梯度转移。这既已为省内先进制造、数字经济、休闲经济等新产业发展腾出了空间,也助推了当地经济的培育发展和居民的就业增收,较好实现了跨区域共赢。 池州政务部门也融入长三角一体化 可以预期,随着长三角一体化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市场游戏规则制定及其遵守一致化带来的资源要素无障碍化流动将进一步增强,加上政府统筹协调力量的强化优化,更大领域和力度、更高水平和能级的产业布局调整与合作生态优化将进一步上演。 这种意义上,池州与浙江,包括嘉兴、宁波等地的合作共建,形成现代化的产业园,把浙江相当部分的产业链搬迁到池州,是值得赞许的。 以嘉兴纺织为例,结合产业生产新技术、产品新研发、管理新模式、销售新业态等推广应用,同时把纺织产业的总部、设计、品牌等根留在嘉兴,积极形成新型的总部-基地生态体系,在互动互促升级中实现纺织产业生命周期延伸,显然是符合长三角一体化产业演进大潮的,且已超越传统的产业梯度转移,而是现代产业的深层次分工合作、共生共赢。 在这一过程中,嘉兴将腾出较多的用工、用地、用能等空间,来聚力壮大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生命健康等新产业,或用于生态保护地建设和生态景观提升,以高水平融入杭州和上海大都市区。 当然,这一转型过程中嘉兴可能面临一定时期的经济增长、财税增收、就业充分等压力。建议一方面嘉兴需下定大决心,少些反复,另一方面需积极与池州共商设计跨区域利益共享机制,在做大“蛋糕”的共同目标下减轻转型的疼痛。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5914998442854714&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秀人 app 破解版 ,谁给个四虎的网站啊 sitemap